当前位置:首页 > 25 > 正文

天顺平台注册:编剧史航再回应涉嫌性骚扰指控:不存在性骚扰,从不回避自己是俗人

  • 25
  • 2023-05-05 07:16:13
  • 939
摘要: (原标题:编剧史航再回应涉嫌性骚扰指控:不存在性骚扰,从不回避自己是俗人)...

(原标题:编剧史航再回应涉嫌性骚扰指控:不存在性骚扰,从不回避自己是俗人)

5月2日晚间,编剧史航通过其个人微博发文,再回应涉嫌性骚扰指控。史航表示,不存在性骚扰。史航称,“一个人无法证明自己没做过什么,我只能感慨人心易变,但我绝不能接受出于任何原因导致的对事实的扭曲, 因为这是对世界上早已存在的受害者的不公。”

“我和几个当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交往,包括有过稳定关系的前任。我从不回避自己是俗人,但从不希望将自己与相识女性间的‘风流交谈’和‘门内的情调’暴露在公域之下,这不是偷换概念,也不是所谓的‘危机公关’。我从未违背女性意愿,亦从未利用过所谓的强权地位侵犯任何人。”史航写道。










4月28日,豆瓣“青年编辑们”发布的一篇匿名投稿中,编剧史航被曝疑似“性骚扰”。投稿女孩称,史航曾对自己实施言语和肢体上的性骚扰。她自述,自己在某个电影节上与史航相识,不久后受邀去他家做客,史航未经允许,就“突然凑上了深深吸了一口”她的头发,“我当时震撼大过生气,总之他又道歉了,说他‘忍不住’。”

4月30日,磨铁图书官博发文称,已经开始对《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的史航推荐语进行删除,删除范围包括电子书、再版纸质书中的文字,以及留存在各网络平台中的相关内容。“对近日的媒体报道,我们保持高度关注,对于各种形式的侵害行为零容忍。”

5月1日,《新周刊》官博发文表示,已关注到多位女性对于史航涉嫌性骚扰行为的指控及相关媒体的报道,将密切关注此事的进展。《新周刊》称,已于昨日(4月30日)解除了史航作为刀锋图书奖推委的资格,并且停止与史航的一切合作。


















































































聊天记录截图

此前报道

五名指控史航的受害者发布联合声明 不认同回应要求其公开道歉

4月30日,澎湃新闻对知名编剧史航被多名女性指控性骚扰做出报道。报道发出后,事件进一步升级,更多的受害者站出来发声,指控史航曾对自己进行性骚扰。目前发声的受害者至少已有12名。

同时,公众也不断向与史航有合作关系的机构发出呼吁,希望得到他们的表态。4月30日晚,磨铁图书在微博上发表声明,表示已经开始对《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一书中史航的推荐语进行删除,删除范围包括电子书、再版纸质书中的文字,以及留存在各网络平台中的相关内容。










磨铁图书声明

5月1日,《新周刊》也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表示已于4月30日解除了史航作为刀锋图书奖推委的资格,并停止与史航的一切合作。










《新周刊》回应

在多方压力下,5月1日晚,被多名女性指控性骚扰的知名编剧史航终于在微博上给出回应。在回应中,史航否认了自己所遭到的指控,称“情况不属实”,但同时也说“给自己相识的女性带来如此的感受,是我真正的失败,十分歉疚”,并表示“正试图找到妥当的办法,在保护双方隐私的情况下,还原事实”。










史航回应

今天,针对史航的这则回应,五名站出来指控史航的受害者找到澎湃新闻记者,发布了一则联合声明,并提供了部分可以证明史航确实有实施性骚扰的证据。以下是声明全文:

史航受害者联合声明

我们是指控史航的五个受害者。我们不认同史航的回应。

我们所叙述的,是鼓起勇气才能述说的伤痛,是被冒犯和侵害的事实,不是一种“情绪”。

性骚扰的事实“属实”与否,不取决于史航所谓“妥当的方法”下的叙述,而是受害者感到被侵犯的证据(见后文部分证据附图)和我国法律:

根据《民法典》第1010条:“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文字、图像、肢体行为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有权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二十三条:“禁止违背妇女意愿,以言语、文字、图像、肢体行为等方式对其实施性骚扰。”

需要指出的是,大多数的情况下,史航与受害者存在“意见领袖”与“粉丝”、“嘉宾”与“工作人员”、“前辈”与“后辈”等不对等的权力关系。也因此更难在被骚扰的当下对史航作出反抗。史航作为更有权力的一方,至今都认为可以由自己去定义什么是“妥当”、如何才足以构成性骚扰,这恰恰是拥有权力者的思维惯性。

我们认为史航的行为已经对我们造成了性骚扰。这是涉及到公共利益、并且已经为多位女性带来创伤的事件。我们要求史航在本声明发出后,就他的性骚扰行为公开向全体受害者道歉。

我们是:

受害者小黄:影视新人,“鹦鹉史航”的微博粉丝。2019年第一次与史航见面时,被史航在其北京住宅及住宅小区内闻头发,亲耳朵。在受害者明确说不后,史航依然继续做出性骚扰行为。

受害者QY:2016年第一次因为工作采访史航,被他偷拍照片后在微信中言语骚扰;2017年被史航在另一个工作场合抓屁股舔耳朵骚扰,2018年再次因为工作微信联系史航被言语骚扰的受害者。当时,史航是受害者工作单位邀请的嘉宾。

受害者XB:史航微博粉丝。2020年11月加史航微信,2022年3月29日早9:00-10:40在深圳和史航第一次见面吃饭,席间言语骚扰,下楼强行扶胳膊,想要牵手被明确拒绝,合照搂腰捏腰部,打车时候在车内强行摸手牵手。

受害者WZ:史航微博粉丝。“2017年10月乌镇戏剧节期间,单独会面时被言语骚扰以及突然被他扯开衣服领口。当时我刚毕业不久,对史航这般在中国文学艺术界看似呼风唤雨的人物充满仰视和崇拜,在这件事之后严重影响了我与异性领导的相处方式,至今在与异性领导相处过程中感到心悸、紧张和不安。”

受害者S:“2008或者2009年,刚来到北京的我,在雍和宫附近参加读库的聚会,活动结束,史航路过我的时候说提出顺路可以搭上我,还说自己是‘他们圈子里出名的好人’让我放心。出于缺乏经验和对文化圈的信任,我上了他的车,结果就这样伸舌头,把口水流进了我耳朵里。这个细节十几年后的今天依然清晰记得。”

在短期内集合众多受害者联合发出声明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我们原本素不相识,因为我们要保护自己,拒绝二次伤害。有意参与联合发声的受害者们,请把你的经历匿名发至:victimofshihang@outlook.com,本邮箱持续有效。

感谢此事件中所有站出来的女孩,也感谢更多关心女性权益的网友对我们的鼓励。希望支持我们的机构把你们的支持发布出来,让我们感受得到。

我们不是一个人。

2023年5月2日

附:受害者提供的部分证据










史航约见微博粉丝,粉丝出于招待和交友的目的,请史航吃饭的付款证据。在这顿饭中,史航对第一次见面的受害者言语骚扰,并饭后进行身体骚扰










该受害者事发第二天针对此事发的微博










受害者与史航通过微信约采访。后来因为害怕史航骚扰,受害者临行前以生病为借口,说由其他同事代替采访后,史航的回应










受害者与史航第一次见面前后的聊天记录。在那次见面中,史航对受害者进行了性骚扰

发表评论